Estrellas_JM

weirdo.

irresistible #糖鸡 #现实向

   延迟了很久很久的蜜fm梗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 T T

    “刚出道的时候,是很会照顾别人的努力善良的男人…”

    朴智旻略微侧过身,疏落的一眼斜睨里是金泰亨冷杉叶一样低垂的睫毛,看不分明的脸色仿佛刻意压抑着什么.

    是什么呢.他想,是什么话一定要在现在这样的场合对我说呢,泰亨啊.
 
    和表现的无语不同,朴智旻对于在三周年电台依然被保留的匿名信环节一直抱有莫名到连自己也无措的期待.其实无非是调侃过很多次的日常梗,但时有时无也能听到几丝真挚的意味.就像现在.
 
    “智旻现在自信了很多,但最近的舞台上,如果没有事情就会去center站着…“

     有些意料之外的转折.朴智旻没有做大幅度的回应,只是尽量看上去若无其事的将瞳孔的颤动掩藏在不经意的低头里.

      同样作了若无其事的伪装的低沉嗓音仍克制地撩拨空气,在喉腔中浸的有些滞重的字节听上去迟缓而温和,近似于滤净了情感的单纯的复述.但朴智旻再清楚不过,这样的表述,每一字、每一句的空隙里,都刻上了身旁人的影子,尽管这影子的主人还煞有玩味地咀嚼着匿名的快意.

    之后的内容不难预想到,信中提到自己对于舞台中心的执念似乎应该有所收敛,听了这话的哥哥们也三言两语的调侃着智旻是不是有中心病的玩笑.

     朴智旻自然知道成员们有意用轻松的话题把“中心病”本身可能对他造成的伤害消解掉,所以抬起头时已经换上了一贯的笑眼和拖曳尾音的笑声.

     不是在演戏,更不是为了讨好刚刚才从凝重中抽身的所谓气氛,但尽管这样,自己终究不是大大咧咧的人,甚至其实是属于有些容易陷入自我诘责的类型.好像每过一个时期,起起伏伏的自我认同感总宕迭地压迫心脏,是阴鸷又沉重的一掷雨云,胶着的悬在头顶,在滂沱未至前的燥郁闷热里就耗尽了构成人全部自信来源的组分.所以在听到泰亨的信后,不情愿却也无可避免的,心中犹疑的思绪又沿着脏壁泛上唇齿,带着酸楚的味道.其实这一两年来听到了很多诸如变的自信一类的评价,有时连自己也分不清这增长的几分究竟是自信还是没来由的自大.不想变成麻木昏聩的笨蛋所以一直警醒着外界的溢美之词,想真正的看清自己却还是摆脱不掉过于主观的眼光.更何况不管是变得自信还是别的什么,对于自己正在改变的事实也无从爽快的做出好或坏的判断.人还真是麻烦啊,朴智旻再一次被自己止不住的纠结打败了.

      “其实前一段时间…和另一个hiphop组合的rapper谈论过智旻…”
    
       突如其来的烟酒嗓让朴智旻经历了短暂的失忆,整理着回归意识后他再次确认了声音的来源.
     
      “啊,是吗” 借着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他尽力压抑着想要将正在说话的人融进整个视线的冲动,一寸一寸小心地挪移着目光,只触到面孔就心虚地撤离,仍盯着桌上略微凹凸的压痕发怔.
   
      但还是记下了那个人全部的样子.
     
      万幸啊,他想.
   
     不足一秒的回忆里,萦留在脑中的轮廓清晰的连自己也惊讶.朴智旻追索着头脑里渐渐流失的身影,不禁闭了眼,索性让自己也迷失在黑暗晕染的暗流里.
      
     “…他和我说,智旻真的,真的很懂啊…真的很懂…”
    
     声音还在继续,朴智旻不得不重新接纳眼前的现实.他在心里反复着听到的每一个字,隐隐躁动的不安此刻又像一张黏滞难解的蛛网紧紧地攫住了他.
      
     “是说中心中毒的方面吗?”他尽量让音调保持在一个平和的范围内,但不经意跌落的细微颤动还是残酷地几乎将那个躲在身体里徒然颤栗的脆弱灵魂拖拽至众人面前.
     
      从闵玧其一开口,朴智旻就仿佛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失掉了所有抵抗情绪波动的调节机制.
     
      恐慌就是在这个时候轻巧地占领了他的心神的.
   
      他很清楚自己在怕什么,却更绝望地意识到这一重难得清醒的认识除了加剧对自身无能为力的不满外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或者说,只是因为那个人是闵玧其,所以任何解决途径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其实泰亨的信虽然惹起了他一直以来无法逃避的困扰,但至少作为同年的亲故,之前的五年也一直是把互相的想法明朗地讲出来共同面对的情况,对彼此的不足都已经太熟悉,再直接的表达也可以直接理解为免去了措辞上的繁琐.这是共同生活的时间所独有的气息.
   
     这样想来,不只泰亨,成员之间的坦率也早在相处中成为再寻常不过的习惯了.互相敦促又真诚地应援,一直是这样的,所有人都一样啊,不是吗.
    
     不是啊,当然不是.他感觉呼吸有一晃而过的吃力.如果所有人都一样,为什么他独独害怕从闵玧其口中,听到哪怕只是最细枝末节的缺陷呢.为什么只是听到他和别人谈论自己,就无端的窘迫,想要从眼下的举措不定中逃离呢.
   
     想想也真的可笑,被同龄的亲故煞有介事的指教可以毫不在意,明明是比自己大足足两年的哥哥,却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在他眼中可能仍然不是完美的事实.
    
     等等,完美?朴智旻惊异于自己脑中突然冒出的词汇.
     
      “大概真的疯了吧.”

     他终于放弃对自己从刚才到现在近乎迷乱的异动再做任何反抗,从指尖源源不断流转至全身的僵硬感让他错觉自己因为过度的思虑已经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他失魂地抽吸着空气,被浓烈的烟酒味呛的近乎窒息.
      
      真是疯了.连感官也跟着疯了.
      
      但还是控制住面部肌肉的不安分,怯怯地听.
      
     “不,不是中心的事啊,他说智旻真的很了解自己在舞台上的魅力,很适合舞台啊…”
    
      “…啊?”
      
      大概十几秒的时间,在哥哥们都像猛然惊醒般暴风称赞他“可爱又sexy”的个人风格时,朴智旻一个人留在了被醉酒嗓主宰的空气里,除了闵玧其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
     
      从没想过会从他那里得到这么直接而不带任何讽刺的肯定,只是一句简单的“做的好”就已经是自己关于这个人所能给予的夸赞的全部想象了.不是顺从氛围的附和,没有习惯性透着所谓熟练的放送用假笑,眼前这个叫闵玧其的男人,这个一直说着下辈子要当石头也不愿意动的静止爱好者,毫不吝惜地比划着他纤长的指节,带着因兴奋而断续不定的语句,试图让自己的表达尽可能易于理解.不,不止这些,几次装作不经意抛去的目光都恰好落在那一潭玄色的深水里.

     他在看着自己,他看着自己又讲些令人难以自持的话.
      
     那一副温柔的样子,是太浓醇的酒了.

     朴智旻浅舐下唇,被莫可名状的醉意包裹.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