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las_JM

weirdo.

     #还是段子

 
      “我们什么时候能这样啊.”

       金南俊听出闵玧其声音里格外纤细的部分,是穷冬里被卷进朔风吹的皱裂残破的丝带,颤巍巍轻飘飘的煎熬.
 
       他知道他是哭了.

       很少人见过闵玧其哭泣的样子,连郑号锡说到他也是和泪水绝缘的人.
 
      “不愧是大邱啊.”常有人借此调侃.

      他于是庆幸自己几乎是参与了每一次闵玧其郑重其事的哭泣的时分,很奇怪,郑号锡和别的练习生进公司后他就很少激动的情绪了,他只在他面前哭,他愿意这么想.

    “只有我在的话,哥不用约束自己也不要忍耐,哥成为自己的样子就好了.”
    
     那时候他总是抚着闵玧其因激烈的练舞而蓬乱的头发一边说着,视线正对上鲜虾一样漾着红意的微肿的眼睛,只有这时候他才有机会好好看那眼睛,看进黑漆的深处里孤独的与欲望周旋着的真实的闵玧其.
    真实的闵玧其不是坚实的大地,而是冷澈的月光里独自吞吐着静寂的恐怖的深海,他未向世人披露的暗流里是怎样的曲折,他吞噬过怎样无辜卷入的生命,他又怎样自忖着不知年月后最终将消化他的干涸的威胁.即使出道后他也总在杂志采访里说好奇闵玧其的精神世界.那是实话,他想,虽然总少了半句话.

#段子 #伪现实
 
周旁人大概都觉得了,他们之间交流实在太少,少到可以想象两人独对时空气的寂寥.在金南俊,却又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他偶尔会回想起练习生的最初时期,只有他和闵玧其的时期,闵玧其黑发的时期.那时候闵玧其简直是他的私有物,他想,空气里只有他们俩的气味,每一丝每一缕都拒绝与外人共享.
他原来也这样自私,他骇笑,但又浮想起那时闵玧其的面目,没有现在这样瘦,身体上还残余着可称得上白腻的部分,黑发是神来之笔的熨帖,和之后变幻无常的鲜丽发色相比,他想他是属意黑发的,那是闵玧其自然的样子,也自然是他最好的样子.
v-live里轻描淡写的几句.他付出了相当的忍耐,当然.结束后他把被汗濡湿的上衣投到洗衣篮里正好被郑号锡看见,还当他到桑拿房里直播去了.差点,他暗自觉得惊心,不知道画面里自己的表情是怎样,太沉浸总有些心虚.

一些南糖的片段ᕱ⑅ᕱ

“哥别动啊,很快就好.”

金南俊迷上给闵玧其照相了.

规矩的框子,峻削的一个身影不安分地晃着,惶促里捕捉,只留下熨平的一面纱,模糊了的影像里那人的五官却清晰的映在金南俊的脑际.是不错的收藏,他想,等到见一面也困难的时候也许能派上大用场.不知怎么,他看见闵玧其就总想到离别的光景,苦涩的思绪的柔波一阵一阵漫上来,是惬意的窒息.

闵玧其为了逃避金南俊的镜头把身体支配的异常活跃,但他很快累了就不再顾忌,恹恹的把脸转到一边,“我是什么自然景区吗”说着又微凸起上唇,像对春光感到厌倦的猫.

他像猫,金南俊想,像过了发情期百无聊赖的猫,但还有尖锐的爪子和落寞的自尊,凭这一点就没有人能靠近他.

但他在他眼前,这足够好了.他想.
 

rainy day reminiscence #南糖 #短篇 #完结


       闵玧其回首尔的下午,又是丝丝缕缕的茸毛雨,粘在身上是晶亮的绸屑,移动时落在地上,总疑心有迸碎的声音.
 
  
      行李先搬到宿舍,是金南俊提前得知了就翻箱倒柜的找钥匙.他没想到他仍旧是热心,隔了许多年也还像是没变.但来之前就已经想好,没给重逢留太多纠缠的余地.
  
      快五点金南俊打来电话,已经在楼下了,闷青天一样的声音,语气里仿佛很热切,像是五官都拥在眼前.
  
      开门先顿了片刻,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穿贯了的黄黑格子衬衫,那年在车站也是这件.倒还是合身,他又一阵好笑,像打量一个孩子.
  
     “哥这次是安顿了吧.”
     金南俊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紧张.
       
     “至少要住上一两年了,事务还是在首尔处理方便些.”
     
     “那好.那真好啊,哥.”他整个是浴在光里,刹那的光,他愿意当做是真实.
       
      金南俊沉静下来,只专心地看闵玧其,和他反复摹想的又两样些.

      轮廓是浓抹勾勒过的鲜明,颈间的一点痣也像釉在白瓷上的,他熟知的细节历历在眼前,闵玧其就坐在他眼前.
 
      但又像第一次见,对那人的存在没有把握,是对岸的鲜翠欲滴,润在眼底,求而不得的酸气渐渐泛上来.
    
      即使这时候他也想拥抱他.
      但闵玧其略微僵硬的姿态是无声胜有声的拒绝.
   
      “哥难得回来,要好好庆祝一下啊.其实今天……”
      他自觉把话搁置了,因为一切都不比从前.他认识他第十二年,终于发现时间也不过如此,延挨着是赶不走的一条大狗,粗重浑浊的鼻息扑上身来,厌恶着,却还是不断地凑上来,凑上来.
    
      “南俊啊.”
    
      “……哥?”
 
      “其实真的不用麻烦,首尔的房子收拾好了我就搬回去,这些我自己来就好,别打扰你工作.”
   
      “……”
  
     他回味刚才的空气,突然觉得自己在此的过往的回忆自顾自膨胀起来,是硕大无朋又内里空虚的泡沫.透过暝濛的光远远望过去,旧日场景还在上演,但只是浅薄的一层,凑近了就碎成银烂的水沫,溅在脸上,往日浮光乍现,一切都完了,一切都成了乱梦的影子.
  
     “那哥要好好休息.过两天我去看哥.最近也没做什么,想多见见哥.” 
  

      走在街上很久了,金南俊才注意到大片的天空已经从不均匀的橘红里渗出颗粒状的苍灰色,既而是成块的蟹壳青,腐烂一点点牵丝攀藤地布散开,却没有月色的征兆.
   
      是无月可供人赏鉴的夜晚.他的心又沉下去许多.

   
    
       回到一个人独居的寓所,开门的刹那像是家具陈设都疏疏落落的.也许还是关于宿舍的印象太明晰的缘故,最初七个人一间房的湫隘和热闹,那狭小又拥挤的快乐.他不想回去,但回忆总是迷人的.
    
    
      他是说他怀念在那之前的闵玧其.

    
      他发现自己格外沉溺于那一时期的闵玧其是在一次vlive.他讲述着关于专辑的种种,成员的种种,他讲到闵玧其.他自认是常常克己的人,却也有一瞬间的情不自禁.是极单纯的沉湎,他在脑中构画着第一次见闵玧其的样子,他想是有那样一段时间练习室和闵玧其就构成了他整个的地平线的,他生活的全部,他浮木一样虚飘的生命里最可贪恋的一处.

    
    
      但他遗憾自己始终不是绘画的高手,坚硬如骨骼,在记忆里浸泡的久了也总要被噬掉许多的吧,落在纸上总踏实些,当然又是另一种自欺欺人的慰藉.长远的看,没有什么是禁得住长远的看的.这又悲观了些.

    

      他索性闭上眼,在满怀的黑暗里追索一个荧荧的剪影,因为总是模糊的、不切实的,所以总留着一点现实以上的憧憬.但在那小心翼翼的狂想里,他追赶上了,他摩挲着的,是黑发时期的闵玧其,他私藏着的珍异的风景.到一切都颓然倒下的时候,他还记得这些,他有这个自信.
    
    
      这样想也还有一丝惘然.他骇笑.
   

    
     

     

    

     

     
     

  
     
     

     
     

    

磕到窒息了我 T T

cr.logo

“提奥啊  你真好.”

还是要 炸一下 T T

我看到的痛苦并不比痛苦更多.

illusionary daytime pt.02 #糖鸡 #非现实向 #连载

     辗转到深夜又深的时候才恹恹地睡下的人, 蒙蒙睁开眼,是一堵窒实的黑暗,大块大块堆在眼前,看不见太阳的影子.
    
     离闹钟响还有两个小时,算了算也几乎等于一直醒着,意识还延续着睡前的样子,想忘记的事一件也忘不掉.
   
     闵玧其发现自己睡眠障碍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因缺乏睡眠而积淀了却来越多毒素的大脑,来不及清理的事情很多,边边角角的零碎回忆,捡不起就索性搁置着,一天一天褪了色,灰惨惨地一边躺着,他也不在意.
     
      下次再见了他,不能再被这么玩弄
     
     
      自从上个月第一次见了朴智旻之后,他觉出自己异常的躁动,长久的僵化的心,被一阵冷水浇透,痉挛似的畏缩着,也带些湿淋淋的快活.他说不清自己是被哪一点打动,但又可笑,见一次就忘不掉的人,说不是因为脸连自己也不信.他不想否认,但也止于此而已.他没想过更多的接触,是避免麻烦,也是太清楚自己的本性,“适度而止”是上好的麻药,可惜对他无效.
     
      但朴智旻显然有意要戳破他维持良好的安全壳子.
     
      是陪她喝完酒才算正式结束工作,他放下营业用的假笑搭上最后一班地铁,淡淡的漫溢着的酒气,他能觉得周旁人不动声色的远离.
     
      夜晚的街道,到处是融融的灯火,远看是一片杏黄的光雾,铺天盖地的,显得压迫又拥挤.但除了灯火也没有其他,已经不是供人闲逛的时辰了.
   
     他一级一级地拾阶而上,八层楼的小型公寓,没有通电梯的必要.两边的墙上还是贴着几个月前的招租广告,房东给的条件优厚得让人疑心自己是在踏进一个精心构画的阴谋.他也是阴谋的一部分,居住本身就是最大的伪证.空穴一样的房子,闭紧了闸门,漏不进生活的气息.
  
     回声制造的涡流淹没了视听,一记一记的小重锤,敲击在耳膜上,是一种粗暴的抚摸.他走在声音的海里,光影的廊里,感到躯体异样的柔化,白日残留的尖锐的琐屑被一一洗刷干净,是整个人脱去了一层经历.他还没经历过什么,他觉得自己仿佛又是新生.
     
     又有人上楼了.
     
     另一种程度的亢奋,运动鞋和灰泥阶梯的厮磨.他直觉那人的身份,又或者不过是他希望的.快到了,他还是在那门前,不过比往常更温吞的找钥匙.
    
    “玧其哥?”
    
      是他.

     
     
     客厅的灯坏了很久,借着厨房里惨白的一抹,杂物的轮廓被放大了,有一种逼仄的恐怖.他是看着那灯泡怎样死的.颤巍巍摇曳的光比平时又亮许多,一睞一睞的,是裹了沙的眼睛.已经准备等它烧断了灯丝就不再更换,一个人明晃晃地,坐着立着都是种怪异.
    
     偏偏又是今天.
   
     茸茸的细细的发丝漫到手边,小兽一样不安分的头.一双细长眼此刻是闭着,显出睫毛的绵密纵深.
    
     怎么看也还是孩子的脸.
   
    他取来毯子盖在朴智旻身上,神情还有些恍惚.
     
    壁钟在行走,发颤的碎响是一注注暗红的血流下来,蜿蜒成一条蜷曲的河流,闵玧其觉得他的血也在粘稠地攀附,一寸一寸身体的细节都活动了,没有风也絮絮地招展着了.
  
 

    有一种毒浸漫在人的嗓音里,开口是蛊,沉默就滋生出幻象.他回想几十分钟前在走廊和朴智旻的相遇,深信自己中了致命的毒,是一排尖利狡黠的小白牙齿,咬啮着心脏,痛感萦留在血液里,对感知作周而复始的压迫.他被那勾坦然冲撞的视线灼伤了,被过于清甜的笑意湮没了,被诱敌入深的字句毒害了.他嗅的出失败的味道,他参透了那学生气的骗局,他乐此不疲,他几乎是雀跃.
     
   
    向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男人请求借宿,进门不到五分钟就煌煌然成了沙发上一具梦客,连呓语都像是诱惑,却是通体澄明的一块昆仑玉石,寡淡的白里深深的轮廓,呛人的洁净.闵玧其拨弄起朴智旻纷披在前额的发,觉得自己正掀动了那洁净的里子,毁损的前兆.
     
   
    为什么来找他.为什么是他.他惨然笑着,把手中蓬松干燥的一团揉乱了,又去抚那面颊,看那睡眼里有意无意的动摇.
   

    连他也看低了他.
     
   
    和公司里鬼鬼祟祟的流言一样,他知道朴智旻看中他什么.他想要安全,想要无顾忌的放肆,所以他来找他,只因为他是苍白的,苍白的躯体,孱弱的灵魂,没有强悍的制裁,也就没有约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像他躺在他面前,单纯地躺着,也是一种侵略,他的美是披了霜的冷杉叶的美,悠远的溟濛的,黯淡的暮色的照拂下,那凛凛的姿态可说是屹然,但也只能瞭望,冒然地凑近了,褪去许多朦胧的温度,四下里嗅嗅,依然是寒冷的空气,竣急地贴上鼻息,但只好找一处尚未结冰的水源溺毙,回忆是死的,那叶脉是齐齐楚楚一道疤,爬到人心头上.
    

     他又发觉自己在笑了,但内里仍是苦涩.

     
     
      
     

    

     

    
   
      
     
     
     
     
      
      
     
     
     
     
   
      
    
     
      
      

但我清楚我骨子里的自卑,我知道那是精神畏缩虚弱的表现,我还未经生命的热与力的洗礼,因此总在低洼处迂回着,带着满身的潮湿.我深知这湿漉漉的卑琐的可耻,也隐约萌动起向上的欲念,但我的躯体久经麻木,是瘫痪的一汪雪水,在足底的印迹里变黑变软,无止境的堕落.我最终也许只能是这一摊秽亵的积累了,我的感官臃堆一处,彼此却冷硬地隔膜着,像是冰水里浮漂的冰块,碰撞是最燥烦的接触形式.我的感官竟也彼此疏离了,与我自身疏离了,我将失去声色的感触,也失去一片沃野,一条铁色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