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las_JM

weirdo.

illusionary daytime pt.02 #糖鸡 #非现实向 #连载

     辗转到深夜又深的时候才恹恹地睡下的人, 蒙蒙睁开眼,是一堵窒实的黑暗,大块大块堆在眼前,看不见太阳的影子.
    
     离闹钟响还有两个小时,算了算也几乎等于一直醒着,意识还延续着睡前的样子,想忘记的事一件也忘不掉.
   
     闵玧其发现自己睡眠障碍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因缺乏睡眠而积淀了却来越多毒素的大脑,来不及清理的事情很多,边边角角的零碎回忆,捡不起就索性搁置着,一天一天褪了色,灰惨惨地一边躺着,他也不在意.
     
      下次再见了他,不能再被这么玩弄
     
     
      自从上个月第一次见了朴智旻之后,他觉出自己异常的躁动,长久的僵化的心,被一阵冷水浇透,痉挛似的畏缩着,也带些湿淋淋的快活.他说不清自己是被哪一点打动,但又可笑,见一次就忘不掉的人,说不是因为脸连自己也不信.他不想否认,但也止于此而已.他没想过更多的接触,是避免麻烦,也是太清楚自己的本性,“适度而止”是上好的麻药,可惜对他无效.
     
      但朴智旻显然有意要戳破他维持良好的安全壳子.
     
      是陪她喝完酒才算正式结束工作,他放下营业用的假笑搭上最后一班地铁,淡淡的漫溢着的酒气,他能觉得周旁人不动声色的远离.
     
      夜晚的街道,到处是融融的灯火,远看是一片杏黄的光雾,铺天盖地的,显得压迫又拥挤.但除了灯火也没有其他,已经不是供人闲逛的时辰了.
   
     他一级一级地拾阶而上,八层楼的小型公寓,没有通电梯的必要.两边的墙上还是贴着几个月前的招租广告,房东给的条件优厚得让人疑心自己是在踏进一个精心构画的阴谋.他也是阴谋的一部分,居住本身就是最大的伪证.空穴一样的房子,闭紧了闸门,漏不进生活的气息.
  
     回声制造的涡流淹没了视听,一记一记的小重锤,敲击在耳膜上,是一种粗暴的抚摸.他走在声音的海里,光影的廊里,感到躯体异样的柔化,白日残留的尖锐的琐屑被一一洗刷干净,是整个人脱去了一层经历.他还没经历过什么,他觉得自己仿佛又是新生.
     
     又有人上楼了.
     
     另一种程度的亢奋,运动鞋和灰泥阶梯的厮磨.他直觉那人的身份,又或者不过是他希望的.快到了,他还是在那门前,不过比往常更温吞的找钥匙.
    
    “玧其哥?”
    
      是他.

     
     
     客厅的灯坏了很久,借着厨房里惨白的一抹,杂物的轮廓被放大了,有一种逼仄的恐怖.他是看着那灯泡怎样死的.颤巍巍摇曳的光比平时又亮许多,一睞一睞的,是裹了沙的眼睛.已经准备等它烧断了灯丝就不再更换,一个人明晃晃地,坐着立着都是种怪异.
    
     偏偏又是今天.
   
     茸茸的细细的发丝漫到手边,小兽一样不安分的头.一双细长眼此刻是闭着,显出睫毛的绵密纵深.
    
     怎么看也还是孩子的脸.
   
    他取来毯子盖在朴智旻身上,神情还有些恍惚.
     
    壁钟在行走,发颤的碎响是一注注暗红的血流下来,蜿蜒成一条蜷曲的河流,闵玧其觉得他的血也在粘稠地攀附,一寸一寸身体的细节都活动了,没有风也絮絮地招展着了.
  
 

    有一种毒浸漫在人的嗓音里,开口是蛊,沉默就滋生出幻象.他回想几十分钟前在走廊和朴智旻的相遇,深信自己中了致命的毒,是一排尖利狡黠的小白牙齿,咬啮着心脏,痛感萦留在血液里,对感知作周而复始的压迫.他被那勾坦然冲撞的视线灼伤了,被过于清甜的笑意湮没了,被诱敌入深的字句毒害了.他嗅的出失败的味道,他参透了那学生气的骗局,他乐此不疲,他几乎是雀跃.
     
   
    向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男人请求借宿,进门不到五分钟就煌煌然成了沙发上一具梦客,连呓语都像是诱惑,却是通体澄明的一块昆仑玉石,寡淡的白里深深的轮廓,呛人的洁净.闵玧其拨弄起朴智旻纷披在前额的发,觉得自己正掀动了那洁净的里子,毁损的前兆.
     
   
    为什么来找他.为什么是他.他惨然笑着,把手中蓬松干燥的一团揉乱了,又去抚那面颊,看那睡眼里有意无意的动摇.
   

    连他也看低了他.
     
   
    和公司里鬼鬼祟祟的流言一样,他知道朴智旻看中他什么.他想要安全,想要无顾忌的放肆,所以他来找他,只因为他是苍白的,苍白的躯体,孱弱的灵魂,没有强悍的制裁,也就没有约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像他躺在他面前,单纯地躺着,也是一种侵略,他的美是披了霜的冷杉叶的美,悠远的溟濛的,黯淡的暮色的照拂下,那凛凛的姿态可说是屹然,但也只能瞭望,冒然地凑近了,褪去许多朦胧的温度,四下里嗅嗅,依然是寒冷的空气,竣急地贴上鼻息,但只好找一处尚未结冰的水源溺毙,回忆是死的,那叶脉是齐齐楚楚一道疤,爬到人心头上.
    

     他又发觉自己在笑了,但内里仍是苦涩.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