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las_JM

weirdo.

illusionary daytime pt.00 #糖鸡 #非现实向 #连载

  糖的人设铺垫 chimchim还没有出场

    

      星期一.
    
      闵玧其躺在周身黏冷晦暗的沙发上,知觉到身体和大脑一寸寸的清醒.颈下一片微凉,是前一夜太过狂纵的雨水,或者……
    
      算了.他感到一阵腻烦,索性半撑着身子坐起来.几个星期未洗的白衬衫,受了许多浇淋,裹在身上成了紧缚的一张网.潮气混合着霉烂的腐臭冉冉地蒸腾,让人在窒息中不仅甘受燥闷的压迫,更越发觉得肌肤的被出卖,凛凛地暴露在空气里,像被展览的猎物.
     
      他并不急于起身洗漱,周一对普通上班族的逼迫在他是完全免疫了.不是毫无顾忌的坦荡,也没有睥睨不屑的资本,他想他只是厌弃了,无论是自身的存在,还是这周流无止的,美丽,又腐烂的世界.
    
      他要生活,他还得去见她.
    
      闵玧其踏进办公室的一地狼藉,散落的打印纸上粘了口红渍,暗红秽浊的一团,是伤口处陈垢的一层凝痂,时间久了,扣不掉,赖死在皮肤上,连着那一小块血肉一起死了.他不禁皱眉,但也只好一张张收拢,仍放在那人桌上,算作是无谓的复仇.当然,口红渍要藏好,他要她恶心,但不至于开诚布公地让人家开除自己.
   
     一阵忙乱.疏落的晨光从灰青百叶窗一缕一缕漏进来,照在他血色不足的脸上.他的脸是过于苍白了,他知道在同公司人的闲谈里又是另一番形容.比苍白更龌龊更露骨的说法他听过太多,最后也只觉得苍白倒好,自有一番不解风情的清洁.其实不怪别人,和女上司纠缠不清借以谋生的男人,到哪里也只有唾弃.他唾弃自己,他简直是仰仗这一丝唾弃才活着.
     
      难得的清静,为了赶在众人来之前收拾好残局,他整理完一切也不过六点出头.没有开灯,因此完全是朦胧的一片,偶尔渗进来的朝晖也晕荡成濛濛的白雾,在视线里牵扯出惨淡的影子,飘忽又安全.这是少有的惬意的空气.
    
     他站在微光的余晕里,打量自己的身体.骨骼太鲜明的指节嶙嶙凹凸着,余下的腹部、躯干、屡屡惹来惊异的纤瘦的小腿,受了外衣的遮挡,毫无生气的堆叠在一起.他想起她怎样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用厚涂着漆红的唇吻他的锁骨.她说她喜欢像他一样骨骼突出的人,她摩挲他的耳骨,用自以为迷人的压低的嗓音叫他的名字…
     
      他不能再想了.
   
      一阵从胃腔里泛起的痉挛支配了全身,他感到咽喉里粘稠的涌动,那种呕吐前强烈的反酸.是啊,卑陋,肮脏,完全受支配的下作.       
  
      那就是他自己.

      闵玧其不是没想过结束这样的生活,但他更清楚,他的人生从一开始也无非是这样.他从没体验过洁净的日子,现在也算不上是屈就.
     
      从一个污水道只能通向下一个污水道,是在芜杂庞大的地下管道里呼吸太久的人唯一的认知.
   
      他还记得自己刚来这城市的样子.
    
     是逃脱,是落荒逃亡的极致,他只顾着避开那些攫取的目光,剩下什么都不顾了.也什么都顾不了.
     
     他的大学生活是阴幢幢的一座坟场.别人有意埋葬他,他也就势摆好长眠的姿态,以供赏鉴.那历史系的二年生来找他,他知道不过是围观落水的丧犬,听几声绝望的惨吠,却还是怯怯地讨好.不过是为了他那句爱他,就忘乎所以去了他租住的寓所.被拍了那些照片,贴在学校论坛里.
     
     他那时太年轻,他想,禁不住笑了,带些悲哀的神色.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