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las_JM

weirdo.

le grand bleu #南糖 #现实向

“哥,和朋友去正东津了.今晚哥一个人,回去要小心.”  

短信延迟是常事.在工作室一个人俯仰到昼夜不分是常事.甚至子时的风回旋的噪响在磨钝了耳膜后凭空添的一丝余韵在这样往复同调的日子里也被过度感知,有些乏滥了.
     
习惯性在作曲时关掉手机,习惯陷入感性后对时间无知无觉的浮游体验,也在最初的抗拒消除后很快依赖起了来自隔壁间的家伙每晚定时手冲的咖啡.
     
单调和习惯,人受制于其中的任何一个就很难奢望逃脱了,但比起奋起决裂,自欺着排斥又热烈地经营,深知其味的人总是优游地在适度的叛逆和及时的复归间徘徊,既贪恋放纵又向往稳妥,这样的张驰,闵玧其有足够的自信.他活在自己营织的网里,一张疏密有度恰好使人安适又不至于松垮到一振臂就脱离的生活之网.他当然明白自己不是随遇而安得过且过的人,心底的欲望和野心更像是不时燎烧的爝火,焦灼,绵渺,又冗长.但他也需要安全,是静水流深波澜不惊,是风清雾白笙瑟和鸣,他需要这样惬意的安全在背后支撑.他的热情不死,一半承蒙于此.
  
如果不是今夜.
    
照例在凌晨短暂的开机,照例确认出门取咖啡的即时信息,却没有照例看到右上角差几分一点的接收时间.
    
是两个小时以前发的.发消息的人已经不在隔壁了.
闵玧其在盯着早已黝暗的屏幕后许久,才勉强得出这样的结论.
    
突然的堵塞,涨闷的空虚.下意识摩挲着起伏的咽喉,皮肤的粗砺也无法消解的不安,该是怎样恼人的不安啊.但又觉得可笑.惶恐和惊惧,在这样的夜晚,未免太郑重其事,又太过无趣了.
    
隔壁那家伙,是该在这样的日子去正东津的,和朋友一起,他是明白的.在充分理解之后.
      
吟游诗人,最近常常听到的说法,用来形容金南俊,是过分妥帖了.闵玧其尤其喜欢“吟游”两个字牵扯出的倏忽之感,那会让他想起金南俊单反镜头里秋日摇曳的苇芒.是一捧苍白纤弱的空濛,凭恃着倦意渐浓的日影在风中盈盈招展,不肯将歇的老去的灵魂,最终也被时间塑成了花的模样.他记这些事向来很清楚.
  
但很少告诉金南俊.

他不是休息时间会外出的类型,工作室和床,作曲和睡觉,人生的两种色彩,在他是努力生活的证明.他是在努力生活着的,他想,他从不在这种事上狂妄.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几次,心血来潮,去敲金南俊工作室的门,一道一米八几的高墙,一抹下垂眼,无需多言,沉默里也透着紧张.
  -玧其哥?
  - ……
   
他知道他开不了口.
设想过无数次两个人出行的样子,真正实践也只有凌晨四五点半明半昧的怅惘.他走在金南俊身旁,有意无意看昏黄的街灯在那人脸上的过往,是黎明前颓败的光影,涣散在五官上,也凭空生有一丝末日前的不迫与从容.明天也还是这样,他庆幸,仿佛在那当下就战胜了时间.
     
是前夜,还是在那之前,闵玧其总是在回味中就陷入迷乱.他怀念那样的夜晚.
   
他有一些想法,觉得正是整理的时候,压抑在井底太久的死水,淋了清夜的雨,也还是活泛.
   
想去正东津,想在连夜的火车上相对一张颠簸的面影, 是日出固然好,一轮朝晖总将身形的轮廓朦胧得自然.他不是好出游的人,这早说过,对现在当然是无关紧要.他奉为圭枭的张驰也好,他不善言辞的左右言他也罢,他想念他,这就是全部了.那之后无论怎样.

    
夜已昏沉,到处是街灯破碎的影子,像是谁在彷徨.闵玧其只是彳亍, 四下里望望,目光里有许多深情.

明天他会回来.

他仍是庆幸.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