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las_JM

weirdo.

     #还是段子

 
      “我们什么时候能这样啊.”

       金南俊听出闵玧其声音里格外纤细的部分,是穷冬里被卷进朔风吹的皱裂残破的丝带,颤巍巍轻飘飘的煎熬.
 
       他知道他是哭了.

       很少人见过闵玧其哭泣的样子,连郑号锡说到他也是和泪水绝缘的人.
 
      “不愧是大邱啊.”常有人借此调侃.

      他于是庆幸自己几乎是参与了每一次闵玧其郑重其事的哭泣的时分,很奇怪,郑号锡和别的练习生进公司后他就很少激动的情绪了,他只在他面前哭,他愿意这么想.

    “只有我在的话,哥不用约束自己也不要忍耐,哥成为自己的样子就好了.”
    
     那时候他总是抚着闵玧其因激烈的练舞而蓬乱的头发一边说着,视线正对上鲜虾一样漾着红意的微肿的眼睛,只有这时候他才有机会好好看那眼睛,看进黑漆的深处里孤独的与欲望周旋着的真实的闵玧其.
    真实的闵玧其不是坚实的大地,而是冷澈的月光里独自吞吐着静寂的恐怖的深海,他未向世人披露的暗流里是怎样的曲折,他吞噬过怎样无辜卷入的生命,他又怎样自忖着不知年月后最终将消化他的干涸的威胁.即使出道后他也总在杂志采访里说好奇闵玧其的精神世界.那是实话,他想,虽然总少了半句话.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