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rellas_JM

weirdo.

rainy day reminiscence #南糖 #短篇 #完结


       闵玧其回首尔的下午,又是丝丝缕缕的茸毛雨,粘在身上是晶亮的绸屑,移动时落在地上,总疑心有迸碎的声音.
 
  
      行李先搬到宿舍,是金南俊提前得知了就翻箱倒柜的找钥匙.他没想到他仍旧是热心,隔了许多年也还像是没变.但来之前就已经想好,没给重逢留太多纠缠的余地.
  
      快五点金南俊打来电话,已经在楼下了,闷青天一样的声音,语气里仿佛很热切,像是五官都拥在眼前.
  
      开门先顿了片刻,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穿贯了的黄黑格子衬衫,那年在车站也是这件.倒还是合身,他又一阵好笑,像打量一个孩子.
  
     “哥这次是安顿了吧.”
     金南俊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紧张.
       
     “至少要住上一两年了,事务还是在首尔处理方便些.”
     
     “那好.那真好啊,哥.”他整个是浴在光里,刹那的光,他愿意当做是真实.
       
      金南俊沉静下来,只专心地看闵玧其,和他反复摹想的又两样些.

      轮廓是浓抹勾勒过的鲜明,颈间的一点痣也像釉在白瓷上的,他熟知的细节历历在眼前,闵玧其就坐在他眼前.
 
      但又像第一次见,对那人的存在没有把握,是对岸的鲜翠欲滴,润在眼底,求而不得的酸气渐渐泛上来.
    
      即使这时候他也想拥抱他.
      但闵玧其略微僵硬的姿态是无声胜有声的拒绝.
   
      “哥难得回来,要好好庆祝一下啊.其实今天……”
      他自觉把话搁置了,因为一切都不比从前.他认识他第十二年,终于发现时间也不过如此,延挨着是赶不走的一条大狗,粗重浑浊的鼻息扑上身来,厌恶着,却还是不断地凑上来,凑上来.
    
      “南俊啊.”
    
      “……哥?”
 
      “其实真的不用麻烦,首尔的房子收拾好了我就搬回去,这些我自己来就好,别打扰你工作.”
   
      “……”
  
     他回味刚才的空气,突然觉得自己在此的过往的回忆自顾自膨胀起来,是硕大无朋又内里空虚的泡沫.透过暝濛的光远远望过去,旧日场景还在上演,但只是浅薄的一层,凑近了就碎成银烂的水沫,溅在脸上,往日浮光乍现,一切都完了,一切都成了乱梦的影子.
  
     “那哥要好好休息.过两天我去看哥.最近也没做什么,想多见见哥.” 
  

      走在街上很久了,金南俊才注意到大片的天空已经从不均匀的橘红里渗出颗粒状的苍灰色,既而是成块的蟹壳青,腐烂一点点牵丝攀藤地布散开,却没有月色的征兆.
   
      是无月可供人赏鉴的夜晚.他的心又沉下去许多.

   
    
       回到一个人独居的寓所,开门的刹那像是家具陈设都疏疏落落的.也许还是关于宿舍的印象太明晰的缘故,最初七个人一间房的湫隘和热闹,那狭小又拥挤的快乐.他不想回去,但回忆总是迷人的.
    
    
      他是说他怀念在那之前的闵玧其.

    
      他发现自己格外沉溺于那一时期的闵玧其是在一次vlive.他讲述着关于专辑的种种,成员的种种,他讲到闵玧其.他自认是常常克己的人,却也有一瞬间的情不自禁.是极单纯的沉湎,他在脑中构画着第一次见闵玧其的样子,他想是有那样一段时间练习室和闵玧其就构成了他整个的地平线的,他生活的全部,他浮木一样虚飘的生命里最可贪恋的一处.

    
    
      但他遗憾自己始终不是绘画的高手,坚硬如骨骼,在记忆里浸泡的久了也总要被噬掉许多的吧,落在纸上总踏实些,当然又是另一种自欺欺人的慰藉.长远的看,没有什么是禁得住长远的看的.这又悲观了些.

    

      他索性闭上眼,在满怀的黑暗里追索一个荧荧的剪影,因为总是模糊的、不切实的,所以总留着一点现实以上的憧憬.但在那小心翼翼的狂想里,他追赶上了,他摩挲着的,是黑发时期的闵玧其,他私藏着的珍异的风景.到一切都颓然倒下的时候,他还记得这些,他有这个自信.
    
    
      这样想也还有一丝惘然.他骇笑.
   

    
     

     

    

     

     
     

  
     
     

     
     

    

评论

热度(10)